首页| 会议信息| 海外资讯| 数据导航| 特别专题| 专家引介| 案例研究| 理论观察| 网址推介|
中产崛起见证拉美复兴
唐昀  来源:经济参考报

  当欧美国家中产阶级收入持续停滞甚至萎缩之际,拉美国家却呈现另一番景象。在这个历来以贫富悬殊著称的地区,中产阶级的崛起正在改写人们的旧念。一批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从最初不名一文到如今腰缠万贯,见证了拉美的复兴。


  中产阶级在壮大

  阿基利诺·弗洛里斯开始做T恤买卖时只有13岁。如今,他的公司Topitop已经成为秘鲁最大的服装制造商,连锁店遍布全国。

  过去10年里,秘鲁是全球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Topitop看准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在昔日不被看好的城乡交界处铺设网点,生产高品质T恤、衬衫和短裤。Topitop品牌被称为“安第斯的Zara”。

  不仅秘鲁,整个拉美地区近年来经济发展势头良好,中产队伍不断壮大,与欧美国家中产阶级收入持续停滞甚至萎缩形成鲜明对比。西班牙著名经济学家何塞·胡安·鲁伊兹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过去10年里,约6900万拉美人年收入在5000到8100美元,占总人口的51%,比2001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

  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海经济委员会去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过去20年里,该地区数千万居民进入中产阶级。这些新晋的中产阶级包括建筑工人、厨师、秘书和小业主,他们成为消费市场的新生力军。

  巴西市场研究机构“圣保罗民生数据”称,过去12个月里,约有800万巴西人首次乘坐飞机;在墨西哥,有效流通的信用卡数量在过去10年里翻了两番,达到2400万张;在秘鲁首都利马,加马拉商业区成为中产阶级的购物天堂,年收益高达15亿美元。

  拉美国家向来以贫富悬殊著称,富人很少,穷人很多,中间阶层几乎缺失。但联合国数据显示,这一地区的贫困率(无法支付基本生活开支的人口比例)已从2002年的44%下降到目前的32%。

  美国《华尔街日报》分析,拉美国家中产阶级队伍的壮大,源于近10年来经济的强劲增长、教育投入和低出生率。


  贫富差距在缩小

  贫富悬殊曾是墨西哥格兰德河以南地区的显著特征。但Topitop的成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拉美地区贫富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出生于乌拉圭的埃斯特万·达内柳克长期担任Topitop高管,他回忆自己1965年第一次来到利马时,机场周围全是贫民窟。“如今,这一区域已成黄金地段。人们用钢筋水泥建造两到三层的小楼,完全无需银行贷款,全凭自己实力,”他说,“他们白手起家,创造了奇迹。”

  随着采矿业的繁荣,秘鲁的贫困率从10年前的55%下降到31%。利马阿波约咨询公司数据显示,家庭月收入达到550美元的社会中间阶层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04年的28.7%上升到现在的33.1%。

  Topitop从中看到新的消费群体。2002年,它在利马北部贫民区一家购物中心租下店铺,这在当时堪称一个冒险。事实证明,Topitop眼光独到,这家购物中心每个月有近300万客流量,让Topitop赚得盆满钵满。

  Topitop产品注重时尚潮流,款式更新很快,每一系列限量生产,价格便宜,深受工薪阶层欢迎。Topitop估计,平均每3个秘鲁家庭就有一个拥有这一品牌服装。“工薪阶层希望像富人一样看上去穿的不错,”弗洛里斯说。

  如今,公司2.75亿年收益中有一半来自秘鲁的30多家连锁店和委内瑞拉的分销店,其他来自对欧美国家的出口。

  像弗洛里斯这样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的企业家还有很多,“他们很多都是百万富翁,”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说。



  社会底层亦受惠

  中产阶级的崛起并不局限于秘鲁。据世界银行资料显示,阿根廷收入排名居中的30%家庭,收入额占经济总额的比例从2003年的11.8%上升到2010年的14.5%,穷人的收入增长更快;而最富的10%人口,收入比例从41.5%下降到32.5%。

  智利中产阶级收入占经济总额的比例从2000年的10.9%上升到2009年的11.7%,富裕阶层的收入比例则从45.3%下降到42.7%。

  里约热内卢智库热图利奥·瓦加斯基金会经济学家马斯洛·内里说,在巴西,中产阶级指月收入为690到2970美元的人群,这一群体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01年的38%上升到现在的55%。

  经济增长和高就业率让巴西及其他拉美国家有条件实施一些社会福利政策,让社会底层人民分享经济发展成果。

  20世纪90年代,巴西开展了一个扶贫项目,只要保证孩子不辍学,低收入家庭可以获得政府发放的津贴。受惠于这一项目,7到14岁儿童辍学率从1990年的16%下降到目前的2%。分析人士称,劳动力教育水平的改善,有利于促进社会平等。

  现年23岁的罗伯托·阿吉亚尔说,要不是因为这一扶贫项目帮助他完成小学和中学学业,他不可能得到饭店经理助理这个好职位。

  联合国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拉美地区有17个国家开展了类似巴西的扶贫项目,1亿人口受益,接近该地区总人口的1/5。


  发展速度存争议

  在一些国家,如墨西哥,就发展速度存在一些争议。墨西哥市场研究和舆论机构联合会基于家庭收入和产品消费等因素创立一个指标。按此标准,墨西哥中产阶级虽然有所壮大,但幅度十分有限,仅从2002年的29.7%上升到目前的31.2%。

  对此,墨西哥经济学家路易斯·德·拉卡列表示异议。他在近期出版的著作《中产阶级:虽不贫穷,亦非发达》中说,这个指标并不科学。据他研究,墨西哥中产阶级的壮大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窥见一斑:肉类消费在过去15年里增长40%,高等教育入学率在过去8年里上升30%。

  一些学者对他的研究提出质疑。他以沃尔玛公司为例反击,称自20年前在墨西哥营业以来,沃尔玛已成立或收购约2000家店铺或饭店,这说明沃尔玛对墨西哥的中产阶级很有信心。“你相信谁,学者还是沃尔玛?”拉卡列说。

  尽管拉美各国近10年来发展势头良好,但仍难免受金融危机影响。去年下半年,巴西铁矿石、智利铜矿、阿根廷大豆及其他粮食产品价格受挫,地区经济发展速度开始下降。

  《华尔街日报》说,2008年至2009年期间,中国对上述产品保持旺盛需求,缓冲了金融危机对拉美国家的打击。但今后这一地区能否继续如此幸运,却是一个未知数。

 相关文章
 ·从拉美的教训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大卫塔:穷人的公平和正义
 ·巴西贫民窟生活水平提高 94%居民感到生活幸福
 ·不要总拿拉美“神话”说事儿
 ·拉美经济亟待走出“荷兰病”魔咒
 ·拉美土地和农民问题的教训及启示
 ·拉美贫民窟的源起和改造
 ·巴西低增长率背后的爆发力
 ·中产阶层兴衰的拉美启示
 ·拉美平衡经濟过熱的措施
  更多关于 拉美现象 的文章
Copyright by www.china-up.com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