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信息| 海外资讯| 数据导航| 特别专题| 专家引介| 案例研究| 理论观察| 网址推介|
伦敦摄政街的故事
沈三白  来源:“城市设计在中国”微信公众号.2015-04-10.
  位于伦敦西区的摄政街,是19世纪初期欧洲著名的城市设计实践,也是世界城市伦敦今天最为时尚的商业大道。



图1 伦敦摄政街的街道空间






图2 伦敦摄政街的街道景观




  这条整体长度仅为1.2英里的城市街道,为何在城市设计教科书上,与朗方的华盛顿特区规划、豪斯曼的巴黎城市设计放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

  最重要的原因,是英国著名的“大宪章”和“君主立宪制”政体,即杜绝了君主中央集权的可能性,又保证了贵族财产私有权的不可侵犯。因此,在英国的城市建设史上,从未出现巴黎式的整体改造模式,即使是在大火与地震等天灾毁灭之后面临的整体重建机会,也因土地私有产权问题而束之高阁。

  典型的例子是在1666年伦敦大火后,克里斯托弗•雷恩伯爵提出以古典主义模式重建伦敦中世纪街道秩序的规划设想,但是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性。

  因此,今天的伦敦城市结构与华盛顿、巴黎、纽约的城市结构相比,并不是经过整体规划而成的大都市,更象是在强大的私有土地制度与相对弱势的政府规划调控“博弈”之后,拼贴而成的“碎片城市”。



图3 相同比例和用地规模条件下,伦敦、巴黎、纽约三城市的城市局部空间结构对比(这三张图片均由美国WRT事务所所罗门工作室的John G. Ellis先生绘制,在此引用特致感谢)



  
  所以当我们了解这一历史背景之后,再来回顾两百年前约翰•纳什的城市设计方案,就能明白这条与巴黎众多商业大道相比并无特别之处的摄政街,为何在欧洲城市设计史上会有如此的显著地位和高度评价。


  ■ 第一阶段:初创时期(1811年到1825年)

  1811年,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因精神病发作而无法执政,年轻并热爱时尚的摄政王代替其父掌管政权。摄政王找到他的好友兼皇家建筑师约翰•纳什,为其从摄政王宫到摄政公园之间设计一条全新的城市商业大道。

  约翰•纳什凭借着与摄政王的深交,还有他老练世故、精明妥协的商人头脑,历经十四年的光阴,最终设计并修建而成这条宽阔且拥有漂亮流畅大弧度的皇家仪仗大道。摄政街的建成,比此后拿破仑三世时期在巴黎建设的林荫商业大道还要早二十多年。



图4 摄政街的早期规划方案(图片源于维基百科网站)






图5 摄政公园的早期规划方案(图片源于维基百科网站)




  这个伦敦历史上第一个可实施的综合性城市再开发项目,贯穿了17世纪和18世纪的道路网络。街道东侧是以沸腾喧闹的夜生活而著名的索霍区,西侧则是伦敦房产价格最高、安静内敛的梅菲尔贵族区。

  蜿蜒曲折的摄政街,在一片高密度的建筑区域内艰难前行,向南连接摄政王的住所卡尔顿府邸,经过皮卡迪利圆环和牛津圆环,抵达万灵堂后,再由朗豪坊和波特兰广场,向北延伸直到规划待建的摄政公园地区。



图6 连接摄政公园与圣詹姆斯公园的摄政街(图片源于《伦敦城市构型形成与发展》)






图7 以摄政街为主线设计的步行线路,可以领略到完全不同的“双面伦敦”(本图由范鑫鑫根据《Looking At London》一书绘制)




  在这条街道上,伦敦新古典主义构想避免了欧几里德几何学的生硬,优雅的街道曲线和温和的线路变化都是根据土地收购成本做出调整后的结果,表现出约翰•纳什将古典设计美学与世俗商业投机融汇贯通的智慧与胆识。

  能够体现约翰•纳什设计智慧的最为典型之处,是“万灵堂”与“四分之一圆环”两处城市节点:

  由波特兰广场到牛津街交叉口以北的早期规划,本是一条连续而流畅的曲线。但是当时的地产大亨詹姆斯•朗豪爵士提前获悉摄政街的规划,为了避免影响他的地产而提前购买了现在的几幅土地,所以当规划实施到这里时,不得不选择绕开朗豪坊,将摄政街的线位向东移动而产生错位。

  如果没有约翰•纳什说服当局在现有基地上建造万灵堂,同时指定他本人作为主持建筑师,摄政街这处难看的街道错位很可能成为一个灾难性的缺陷。

  约翰•纳什通过设计圆形的火塔门厅,令这座建筑完成了化凌乱为秩序的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使命。这栋建筑本身十分优美,而且建筑在较大范围内应起的作用又是如此突出,以致它以力度和优美在摄政街困难的转折处,引导着街道空间的流畅转换。



图8 万灵堂






图9 万灵堂外墙柱廊内的约翰•纳什雕像






图10 万灵堂对面的朗豪坊





  四分之一圆环是街道空间序列和建筑设计相互作用的结果,更是约翰•纳什针对摄政街另一处街口错位想出来的绝招。一方面,四分之一圆环部分的建筑要求一次性完成,不能从建筑和财务上零星地开发;另一方面,投资者们在计划的初期不情愿花费一大笔钱去冒险进行整体建造。

  约翰•纳什毫不畏惧地步入这个突破口,并且自己投资来实现他规划中的这一部分。当时街道两侧的建筑主要是摄政风格建筑,这种风格紧随乔治亚时期的新古典建筑风格,但又增加了优雅与轻灵的元素。

  建成后的四分之一圆环,成为当时少见的街道空间意象。随后,在这条街道第二阶段的改造重建时期,建筑师又加入了新的设计元素,使其成为最能代表摄政街的特色节点,几乎所有来到摄政街的观光客都会用相机记录下这个经典的场景。



图11 画面中古典复兴风格的四分之一圆环(图片源于《伦敦城市构型形成与发展》)






图12 四分之一圆环的街道空间(图片源于网络)






图13 四分之一圆环的拱廊空间(图片源于网络)






图14 四分之一圆环的拱廊空间





  ■ 第二阶段:改造重建时期(1895年到1927年)

  到19世纪末期,购物时尚已经发生了变化,百货商店成为商业活动的主流。摄政街上原先的建筑物已经不能满足原有商业用途的要求,建筑空间狭小过时,到了必须彻底改造的时刻。
同时,建造之初摄政王面对议会的质疑和国库亏空的现状,导致约翰•纳什因为早期预算紧张而选用泥灰来模仿石材,所以建筑的建造质量不是特别高。尽管其中很多建筑物已经进行了大量修建,但仍存在结构性坍塌的隐患。

  在99年的租赁期到期之后,摄政街在森林土地局(现在的英国皇家地产局)的监管下进行再开发改造。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摄政街就是这次改建后的结果。

  重建阶段正值英国建筑设计的“古典复兴风格时期”,摄政街也成为古典复兴建筑风格的代表,营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整体风貌。



图15 以古典复兴建筑风格为主导的摄政街(图片源于网络)






图16 摄政街典型的街道断面分析(本图由王琰绘制)




  在其重建过程中,建筑师受到严格的规章制度制约,每一个街区都要求建造连续统一的沿街立面,必须采用更为昂贵的波兰石砌筑,除了屋顶窗、转台和折线式屋顶外,在高出人行道20米的地方还要有统一的檐口。

  在这一阶段的三十年时间里,除了万灵堂与昆布兰别墅群之外,约翰•纳什在摄政街从牛津圆环以南设计的所有建筑都已被清除。而他精心营造的外貌优雅的建筑立面,也被稍后维多利亚时期笨重的乡村建筑所取代。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土地产权变更的困难,几乎所有新建的古典复兴风格建筑依然遵循了建筑基地与街道空间的对位关系。因此,建筑之间所界定的街道空间比例、空间序列关系和城市空间架构,得以历经两百年而仍然保持基本稳定。

  伦敦摄政街的规划和建设实践,从另一个层面再次证明,在现代城市中通过高水平设计与营造的高品质的城市公共空间,远比单栋建筑设计的得失成败或建筑风格之争更为重要,也更加具有持续的生命力。



图17 摄政街与摄政公园交汇处的古典主义风格城市空间(图片源于《伦敦城市构型形成与发展》)






图18 摄政街与摄政公园交汇处的建筑群依然保持了约翰•纳什当年设计的摄政风格






延伸阅读资料:

[1] 伦敦城市构型形成与发展(英)特里•法雷尔著 杨至德等译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2010年7月

[2] 伦敦:私人的城市,公共的城市 (英)阿德里安•福蒂著 许亦农译 世界建筑,2002(6):18-23

[3] Looking At London: Illustrated Walks Through A Changing City By Auther Kunther, Thames and Hudson Ltd, London 1978.范鑫鑫提供“Walk 2 Regent Park to St James Park”一章的译文

[4] 城市设计 (美)E•D•培根著 黄富厢 朱琪译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1989年2月

[5] 城市设计:现代主义、传统、绿色和系统的观点 (美)乔纳森•巴奈特著 刘晨 黄彩萍译 电子工业出版社 2014年9月




 相关文章
 ·追求精细化的街道设计——《伦敦街道设计导则》解读
 ·从Highline到Lowline:纽约城市公园
 ·西雅图如何将高架公路打造成为城市海滨区
 ·东京汐留:立体化带来城市活力
 ·维也纳:看不见的城市规划
 ·一份25年的设计合同:汉堡海港城
 ·荷兰的自行车与城市设计
 ·哥本哈根——童话与规划齐飞(两则)
 ·杜塞尔多夫媒体港的文化与空间重塑
 ·步道设计八原则:营造更具活力城市
  更多关于 城市设计 的文章
Copyright by www.china-up.com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