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信息| 海外资讯| 数据导航| 特别专题| 专家引介| 案例研究| 理论观察| 网址推介|
一份25年的设计合同:汉堡海港城
​冯婧  来源:澎湃新闻市政厅
  ​德国汉堡,是仅次于荷兰鹿特丹的欧洲第二大港口城市,它除了富庶的经济,还拥有独具魅力的城市景观。汉堡有历史悠久的老城区,以及与其相连的美丽内湖,还有公园发展史上著名的汉堡城市公园(stadtpark hamburg)。

  汉堡城市公园是德国景观设计的代表作,建于1914年。景观设计师Leberecht Migge摒弃了当时的做法,并不把城市公园作为反城市的自然景观。他认为,如果要看大自然,可以去郊区,城市公园当有城市的功能。他开启了人民公园(volkspark)的现代城市公园模式,采用意大利和法国园林的空间形式,结合城市居民的休憩娱乐活动。

  汉堡城市公园已被载入历史,而现代汉堡将被后人记载的另一个城市更新项目是海港城:一个从1997年开始启动,预计到2025年全部建成的欧洲最大的城市更新项目。



海港城的鸟瞰图,图片来自海港城官网hafencity.com



  
  笔者2012年去汉堡旅行时,对那里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也许因为在汉堡那几天,正好是一个市民品尝新酒的城市节日。从老城区的中心广场到湖边,排满了各式摊位,有世界各地的食物,还有各式新鲜的美酒,我们不必为食物发愁,还可以坐在湖边赏美景品美酒。
  
  在酒足饭饱的状态下,我们一边羡慕能住在这里的富人,一边感叹空间设计的高品质。我们看到了巴塞罗那标志性的米拉莱斯(Miralles)设计的广场,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设计(Herzog & de Meuron)的正在建设中的汉堡大剧院,但当时却不知整体规划是谁的杰作。

  没想到,3年后,我有机会在上海听到海港城的规划经验。近期,上海城市设计联盟,就邀请了荷兰KCAP建筑及规划事务所的合伙人兼首席规划师Ruurd Gietema先生,介绍汉堡海港城的经验,有诸多专家参与了讨论。



  汉萨文化

  Ruurd先生说,要深入理解汉堡这座城市,以及海港城项目的发展过程,就必须了解汉堡独特的港口城市文化。笔者读书期间,曾研究过荷兰的Zwolle城市,这个城市在荷兰语中被称为hansestad,那时笔者了解到汉萨同盟的历史。而汉堡是汉萨同盟(hanseatic league)的重要成员。

  汉萨同盟是德意志北部沿海城市为保护其贸易利益而结成的商业同盟,同盟形成于1356年,极盛时加盟城市超过160个。当时同盟城市涉及沿波罗的海和北海的大部分欧洲北部国家的城市,包括现在的荷兰、德国、英国、法国、丹麦、瑞典、挪威、俄罗斯等国的城市。这些拥有自主权的城市结成同盟,而非形成联邦政府。同盟定期召开会议,讨论有关城市事务的立法问题,并在一些领域采用共同的法律制度,当时共用的法律为近代国际法和海洋法做出了卓越贡献。同盟城市也会为保护贸易而结成军队。这个松散而强大的联盟,因共同的商业利益联合在一起,延续了四百多年。



1400年的汉萨同盟加盟城市示意图,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汉萨同盟的基因无疑被延续到了现代汉堡。这在海港城的开发商们身上表现出来,他们懂得如何共同合作,获得最优的价值和利益(the best of value)。海港城的开发建设是一个漫长过程,从1997年决定改造海港起,至今还在继续。



  海港城发展历史

  据海港城官网介绍,汉堡的海港在汉萨联盟时期,就是非常重要的航线枢纽,很多来往于北海和波罗的海的船只都来自汉堡,受到海盗袭击的船只大多数也是汉堡商人。那时的港口是功能混合的地区,很多商人住在运河及水边,建筑融合了居住、仓储和商业功能。随着城市扩张,富有的商人逐渐搬进豪宅,码头慢慢变成交易商和码头工人的工厂用房和仓库。直到19世纪,为满足港口贸易的需求,港口开始扩建,港口和住宅区域就完全分离了。

  1871年,汉堡加入德意志帝国后,整个城市不再享有货物免税的经济特权,最终只有港口的部分区域享受免税特权,即自由港区。为了更好地实施政策,需要将港口和码头进行集中安置,于是建造了大规模的现代化仓库,优先提供给商人。由此,一个城中城渐渐形成,这个城中城与城市中心的联系被切断。
  
  随着海运业衰退,港口的工业功能无法产生更多经济利益。1988年,政府开始思考海港城未来如何发展,举办了一周的工作坊,找了一大群年轻人来头脑风暴,畅想海港城的未来。荷兰KCAP建筑及规划事务所的创始人Kees Christiaanse也参加了这次的工作坊。1998年,港口将正式成为城市的一部分,汉堡政府举行了一场国际竞标。当时KCAP公司及其合作公司共同赢得了比赛。他们接到了市长的电话,市长说,恭喜你们中标,你们得到了一份25年的工作合同。



海港城的空间模型,图片来自网络





  海港城的规划原则

  在得到这个罕见的25年合同后,KCAP的规划师们没有用惯常的方法,开始马上描绘美好蓝图。他们做了一份看上去很无聊的图纸——一张结构规划(structure plan),上面体现的是控制25年发展的基本核心和中立性原则。简单来说,就是发展的框架、开发的底线。这些基本原则包括:

  在得到这个罕见的25年合同后,KCAP的规划师们没有用惯常的方法,开始马上描绘美好蓝图。他们做了一份看上去很无聊的图纸——一张结构规划(structure plan),上面体现的是控制25年发展的基本核心和中立性原则。简单来说,就是发展的框架、开发的底线。这些基本原则包括:



基于结构规划(structure plan)的远景3D效果图,图片来自网络




  首先,他们计算了开发量,如果保持已经存在的建设规模,发现与老城区的容积率相同,这是一个意外收获,意味着可以更容易地连接老城区和新区。曾经用于阻隔港口和城市老城区的红砖街道,正好成为未来连接新旧区的最佳过渡区。这样,城市空间的新旧衔接更加自然。



连接汉堡中心老城区和海港城的红砖街道,图片来自笔者




  其次,未来的开放容积率并非平均分配,而要根据不同的功能组团,配合不同的容积率,以形成各具特色的群岛式结构,而非均质化的空间效果。同时,要考虑一些策略性保护项目,这些项目会成为整个片区的地标性建筑,配合历史遗迹和城市文化等特殊功能。

  接下来,是空间设计的指导原则,采用欧洲传统的街区设计,重点是所有建筑都与水产生关系,保证南北视线通透,让居民时刻感受到与水的连接。整个新区的建设密度与老城相同,且要进行高度控制,保证老城区的教堂仍是至高点。街区和建筑都是小尺度的体量,开发地块都是小地块。



海港城的建筑体量,图片来自笔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公共空间的设计。整个海港城有近10公里的滨水岸线,需要丰富多样的滨水空间。这些公共空间禁止车行,用完善的自行车和步行系统进行连接。目的是要让水的优势充分体现,让居民充分享受滨水空间。


  海港城的开发过程

  除了空间规划的特色,Ruurd先生还着重介绍了海港城的发展过程。整个项目几十年的发展,由HafenCity Hamburg GmbH来主导和协调,这是一个拥有私人公司效率的公共机构,算是一个第三方独立机构。这个机构不仅负责所有地块的开发,也负责所有的基础设施、交通设施和公共空间的建设和管理。

  整个片区不仅要求功能混合,还希望有多种类型的开发商来开发,不只是传统意义的开发商,也可以是几户人家联合建筑师来开发地块,建设自己的住宅。基本的开发过程是这样的:
  
  所有地块都要进行公开竞标,由HafenCity Hamburg GmbH提出要开发地块的基本信息,包括要开发的项目介绍,以及设计指导原则。竞标获胜的依据是,方案是否能带来最佳价值(the best of value)。

  竞标文件包括设计方案和投资计划。所以,这里不仅是空间的设计,还包括经济利益的考量。这些文件由HafenCity Hamburg GmbH组建的评审团来评定。你的方案若被选中,不意味着马上可以开始建设,这里还有一个特殊的考验,即12个月的交接期(handover period)。

  这个交接期非常有意思,中标方需要和HafenCity Hamburg GmbH组建的顾问团密切合作,力图让整个方案满足各方利益,产生最大价值。这个顾问团包括不同方面的专家,如市场顾问、规划师、建筑师、环境组织、社区组织等。实际上,这是一个优化方案的过程——让人想到汉萨同盟的协作——经过一年优化,如果一切顺利通过,中标方案就能开始建设。与其说这是一个对方案的考验,不如说这是一个孵化过程,经过这样孵化的项目,才能获得更大的成功、更多元的价值利益。


  海港城的特殊设计

  海港城分为西区、中区和东区(如下图)。西区的建设大部分已完成,包括Am Sandtorkai / Dalmannkai(全部建成) ,Am Sandtorpark / Grasbrook (只剩一座楼没有建成),Strandkai(部分建成)。中区的建设也大部分已经完成,包括Brooktorkai / Ericus(全部建成) ,Überseequartier (北部大部分建成,南部从2016年开始建设), Elbtorquartier(部分建成), Am Lohsepark (部分建成)。东区的建设只进行了一部分,大部分在建设或规划中,包括Baakenhafen(建设中),Oberhafen(建设中), Elbbrücken(2015年开始建设)。



海港城的分区,图片来自网络




  在设计层面,海港城也有一些独特的想法。Ruurd先生介绍了一个由问题带来的设计创新,KCAP是一家荷兰设计公司,荷兰人向来擅长与水协作。海港城也面临每年1-2次的高水位问题,虽然可能也就持续几天,但水位高差有3.5米。一般做法是,修高坝把水挡在外面,但缺点是,造价太高,且这样的坝体会阻断人的滨水体验。



海港城的滨水空间设计,图片来自笔者




  所以,设计师想了一个让水淹过来的办法。竖向设计上,有一条3.5米高的分界线。3.5米以下都是可能被淹没的区域,底层建筑可能是车库,或一些咖啡厅,洪水来时,会有密封的大门保护建筑内部,外面的公共空间会被淹没。在空间设计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条分界线,分界线以下大约是宽8米的滨水空间,可以让人亲近水。这些滨水空间层次分明,变化丰富,一层层从建筑延伸到水边。



海港城被淹没的情景,图片来自网络






海港城滨水空间3.5米分界线,图片来自笔者






海港城滨水空间一层层伸向水面,图片来自笔者





  说到这里,需要简单解释一下荷兰与水的关系。大家都知道,荷兰(Holland)的意思是低洼之地,1/3的国土面积位于海平面以下。荷兰人每时每刻都在和水做斗争,否则这个国家随时会被淹没。荷兰人自己也会调侃,我们看起来是一群疯子,虽然有大坝把海水挡在外面,但我们每时每刻都要用水泵把水排出去,否则什么都没有了。

  以前,荷兰人对付水的方法就是工程师的方法,简单粗暴但有效。后来,随着更多设计师,尤其是景观设计师的介入,大家开始转换思路,觉得总把水挡在外面也挺没意思,定期被淹一下,也可以给生活带来一些乐趣。他们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如果来了暴雨,或水位上涨,也许可以预留一些会被淹没的地区,这些地区可以产生新的景观,尤其是自然生态景观。所以,渐渐地,荷兰人对水的态度不再是单纯降之拒之门外,而是开心地与洪水共存。

  还记得一次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突降的暴雨导致城市一些房屋进水,记者去采访时,发现大家竟然没有抱怨,尤其是小孩子,在水里玩得非常开心。大家发现,这样偶尔被淹一下,也挺好玩的,只要能控制损失就行。其实,荷兰人也可以学习中国人民与水相处的各种经验。

  同济大学的于一凡教授问到了棕地开发的问题,作为曾经的工业区,必然存在工业污染的问题,海港城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呢?Ruurd先生举了几个例子:为了解决港口的噪音问题,建筑的窗户有个独特的设计,窗户可向内或向外开一个约4厘米的缝,这样可以保证通风,但阻隔噪音。

   KCAP公司在丹麦也做过一个工业区改造项目,他们与环境学家合作,发现一些地区的土壤存在污染问题。于是,他们在土地未污染的地区修了运河,设计了一些亲近市民的滨水景观,同时把挖出来的干净土壤用作土壤污染的地区的表层土壤。这样一来,既解决了土壤污染的问题,也创造了新的景观空间,成为一个兼顾了环境、经济和空间设计的方案。

  德国汉堡的海港城项目,在2014年获得TOD金奖。海港城是目前欧洲最大的内城发展项目,当初规划的远景,就是成为未来欧洲城市生活的典范。


  海港城的未来
  
  未来海港城最有名的地标建筑,应该会是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汉堡大剧院(Elbphilharmonie Concert Hall),这将是一个多功能建筑,预计2017年建成。

  建筑由一个旧仓库改造而成,底层旧仓库用作停车空间和商业空间。在旧仓库与建筑新结构交汇的地方,将出现一个大厅广场。新结构内包括3个音乐厅,音乐厅周边是办公空间,建筑还有一个独特的屋顶平台,可俯瞰整个海港城和汉堡城。这个多功能混合的建筑将成为未来海港城的地标和市民中心。



建设中的大剧院,图片来自笔者






未来的海港城大剧院,图片来自网络




  未来海港城还有新的机遇。汉堡打算申办2024年奥运会,汉堡政府已打算把港口还未开发的,用于奥运场馆的建设。

  这样,我们以后能看到汉堡市中心的新结构,从老城区到海港城,再到奥运场馆区。KCAP公司也参与过伦敦港口的改造项目,借助伦敦奥运会的契机,他们想象在奥运会之后,奥运场馆将如何被重新利用,提升整个地区的价值,成为城市的新中心。
  
  RuuRd先生说,目前KCAP公司及其他合作公司正为未来海港城的规划建设积极工作。工作合同长达25年,并不意味着公司每天都要为这个项目工作,而是当这个地方有需要时,公司就会投入工作。除了设计任务,还要参加每年3次的顾问会议。

  长达25年的工作合同,在欧洲也不常见。通常,一个这样的大型项目就可以支持一个公司运营下去。这种稳定的合作,也能保证最终产生高品质的空间环境。



  海港城的基本数据



海港城的基本数据,来自海港城官网hafencity.com






海港城的基本数据,来自海港城官网hafencity.com




  在海港城的官网上,可以查到最新数据。 到2025年,海港城的总建设用地将达到157公顷:其中交通用地占24%,建筑用地占31%,公共开敞空间(公园、广场及步行道达28公顷)占25%,私人开敞空间占13%,私人非开敞空间占7%。建筑占地总面积(gfa)约232万平米,居住总建筑面积70万平米,商业设施总建筑面积21.5万平米,办公总建筑面积110万平米,公共服务设施总建筑面积31万平米。这里将成为一个融合工作、居住、商业、休闲、文化艺术及旅游的多功能混合新区,同时又是一个兼具可持续发展及创新发展模式的高品质城市滨水空间。



海港城的公共空间,图片来自笔者




  目前,这里生活着大约9000个居民。有500家企业入驻,创造了45000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40家大型企业。三家最知名的企业为:世界500强企业的Marquard & Bahls,德国零售巨头Gebr. Heinemann,世界知名的顶级房屋中介机构Engel & Völkers。整个项目的私人投资达85亿欧元,公共投资达24亿欧元(土地出售收入约15亿欧元)。目前共完成了56个项目,有49个项目在进行中。



海港城的街区,图片来自笔者




  海港城的房价如何呢?目前共有1500多套住宅完工,一些已出售的房子价格大概如此:私人租赁房屋的租金为12-18欧元每平米;社会住宅公司租赁房屋的租金为9.5-13.5欧元每平米;政府补助性社会住宅的租金为8.1欧元每平米。私人出售房屋分为不同等级,产权共有的住宅大约2850欧元每平米,产权私有的住宅大约3500-4500欧元每平米,豪华住宅6000-8000欧元每平米,顶层豪宅超过1万欧元每平米。
  
  文化建筑除了未来的大剧院(Elbphilharmonie Concert Hall),还包括汉堡国际海事博物馆及汽车博物馆。教育设施方面,有基础教育的幼儿园和中小学,还有两个大学、四个职业学校。



海港城内骑自行车的居民,图片来自笔者





  从老城步行到海港城只需要10分钟,由于功能混合,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可以依靠步行和自行车便利的生活,当初的规划也期望人们能依靠低碳交通,步行系统的总长度是车行系统总长度的2.5倍。海港城还有非常便利的公共交通连接,海港城有几个城市的重要交通枢纽,所以从汉堡城市的不同方位都可以通过地铁、轻轨、公交车,甚至渡轮及水上交通,到达海港城。



海港城的停车设计。笔者发现,这里有很多迷你车,迷你车的停车非常自由,怎么摆放都可以。图片来自笔者





  最佳价值(the best of value)

  在讲座的最后,专家们都很关注规划的弹性问题,比如,是否有量化指标,我们的规划体系如何借鉴。

  笔者认为,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需要理解Ruurd先生始终提到的最佳价值(the best of value),他说,这不是简单的经济成本价值(cost effective),而是一种多元的价值。

  以笔者浅薄的理解,海港城的开发者当然希望能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但经济利益不是最佳价值的全部,或者说,最佳价值中的一些价值(如公共及公众利益价值、历史文化价值、多元文化价值等)是隐形的经济利益,并不表现为当下直白的收益,而是经过一定时间发展,最终提升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这是一个基本共识,需要海港城建设过程中的参与者共同维护。

  在这一共识下,一些行为就很容易被理解,比如:牺牲一些建筑面积,将之变成公共空间——海港城有大面积的高品质公共空间;竞标过程中,价格只是一个影响因素,评审更看重项目的“最佳价值”;那个看似无聊的结构规划,引导了整个发展过程,也即规定一些基本的原则框架和底线,之后灵活填充具体内容;甚至卖地也不会先定价,而是根据最佳价值去判断。
  
  当然,最佳价值似乎很难量化,笔者认为,要达到最佳价值,需要:1)敏锐的判断力和卓越的远见;2)协同合作,共同创造;3)灵活开放、透明公正的发展机制。

  最佳价值如何体现,必然不是单一决策者能决断的,需要一个完善的机制来维护。简单来说,在基本原则和共识的基础上,事情可以商量,大家为了达到最佳价值而合作。



游客观看建设中的大剧院,图片来自笔者




  海港城是城市更新的经典案例,除了汉堡的普通游客外,还会有很多所谓“专业游客”去海港城学习。这个项目成为汉堡的重要景点,在其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之外,也让整个城市的旅游业得到增长,提升了汉堡的形象和城市竞争力。这又一次证明,最佳价值是综合性的价值,而不只是直观的经济利益。



  城市更新

  Ruurd先生说,城市更新通常是一个漫长过程,城市老城区或工业区的独特气质,会吸引一些喜欢这种氛围的人,他们慢慢集聚,在这个片区工作、居住和休憩,这也吸引一些开发商来此开发新的项目,从而形成良性的发展。这就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发展模式。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北区就有这样的案例。1970年代,在占领房屋运动中,很多年轻人占据了当时废弃的工厂仓库,在里面工作和生活,这些仓库慢慢变成艺术家和年轻人的活动据点。2000年开始,这些地方的活动受到更多关注,这里有艺术活动、体育活动、戏剧活动等,餐厅酒吧咖啡厅等等变得非常受欢迎。最后,一些大企业也把公司办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人气。

  随着更多资本进入,这里的服务设施更加完善,这就是一种典型的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发展模式的成功结合。那些给这些地区带来活力的人,可以被称为场所营造者(place maker),他们做的事情就是place making(场所营造)。

  还有一个荷兰鹿特丹的案例。2012年,鹿特丹建筑双年展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叫做试验场(test site)。其中成果之一是一座桥,这座桥就在笔者当时每天骑车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但远远看去,除了木结构的外形,没有发现什么神奇的地方。直到有一天,笔者登上桥,才发现奇妙之处,一块块木板上,分别写着不同的名字,原来这算是一座“众筹”建起来的桥。



鹿特丹的众筹桥,图片来自网络




  这座桥位于鹿特丹中心火车站旁,城市的一条主干道穿过桥下,桥不远处还有架起的火车轨道。所以,这个片区算是被这些交通要道割裂开,对行人不那么友好,而且,片区内还有一些空置或有待重新利用的空间。对此,设计师想了一个方法,用一个新的构筑物连接起这些空间,虽然最后只建了一部分,只连通了一部分空间,但这种众筹建设的方式得到一致好评。

  这座桥不远处,还有一些改造的店铺,叫mini mall。当时学校的一位老师在那边办了一个展览,我们才发现这个地方。这些店铺位于火车轨道之下,是那种常见的拱形空间。人们对之进行了简单的改造,这里就变成时尚的店铺。再加上前面有个小广场,吸引了不少人到这里来喝咖啡晒太阳。
  
  城市更新不是新话题,但城市更新的参与者并非一成不变,城市更新面临的问题在不断变化,城市更新带来的城市价值也在变化。世界各地的城市更新案例,越来越多地关注和认可。
  
  城市更新的目的,将决定空间的未来形态。

  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的案例中,有需求的使用者重新利用被忽略的场所,用看似弱小缓慢的方式去改变空间,并带入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些场所营造者用真实的需求给空间带来了活力,进而吸引更多的功能需求,集聚了人气,引来大型的资本投资,这是典型的自下而上激活自上而下的房展模式。简单来说,这种模式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有那些看上去弱小的场所营造者,把这些场所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赚钱的手段。有了这种与场所息息相关的人,就能开始吸引更多相关的人,一起协作完成改变。



鹿特丹的mini mall,图片来自网络





  城市发展中的社会公平

  上海市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规划一所的郭鉴所长对Ruurd先生提问,问到,在这么长的建设过程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Ruurd先生说,因为海港城的开发太成功了,吸引了大量资本,导致这个地区成为一个高档社区(exclusive area),只有社会精英才能住得起,像我(建筑师)这样的普通人无法在这里生活,其中,一个高档公寓的房价排名位于全球前20位,每平米25000欧元。他说到,海港城开发的前十年,几乎都是为富人建设,所以,在后来的开发中,开始建设一些社会住宅,提供给中低收入人群,试图让这个城中城变得更加包容、多样,也更加公平。

  如果说,海港城的开发商们拥有汉萨同盟的商业协作基因,那么,在现代欧洲的很多规划师、建筑师的基因里,也有社会公平的基因。我读书时在学校做的每个项目,老师都不断强调社会混合(social mix),强调规划设计一定要考虑到不同的人群,高收入人群和中低收入人群的混合,老人/年轻人和家庭/单身人群的混合。还有不同功能的混合,原因很简单,单一功能无法集聚人气,在人口密度不那么高的欧洲城市,很快就会衰败。
  
  除了社会混合,这里还要说一堂让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课。那是一次关于职业道德的讨论,讲课的是一个荷兰老太太。她说,职业道德这个问题在学校里是缺失的,可能其他专业有提到,但我们专业很少公开提到,但她觉得这是很重要的问题,至少要思考这个问题。
  
  她先问了几个问题:

  1、如果有人让你在鹿特丹设计一个监狱,你会做吗?
  
  2、如果有人让你在荷兰某小岛上建监狱,你会做吗?

  3、如果有人让你在伊朗建一个监狱,你会做吗?
  
  4、如果有人让你在土库曼斯坦的首都建一个小区,你会做吗?

  我们被问得莫名其妙。前两个问题,争议不大,大家都愿意设计。到第三个问题,提到伊朗时,就有人说不做——尤其是伊朗来的同学,表示不愿意做,因为不可能按自己的意愿做,要听政府的命令。到了土库曼斯坦,大家说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然后,老太太给我们介绍,土库曼斯坦是个怎样的国家。她放了一些土库曼斯坦首都的照片,上面显示的信息是:政府请法国的建筑师建了一个很高档的社区,但没什么人住;政府的大楼像宫殿一样,社区一看就很奢华,还有个博物馆,门票10美元,没有人去。这个国家,总统的头像满大街都是,还有纯金的头像供奉在特殊场所。总统写了书,要求所有人看,学生考试也要考。接下来,老太太问大家:如果这个总统给你150万,让你建一个金碧辉煌的高档社区,你会接下这个项目吗?马上有人喊出了有些犹豫的“yeah”,然后大家都笑了。

  老太太突然严肃起来,说,我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讨论。

  大家开始讨论。有的人拒绝;有人说,会尽自己最大能力做好的设计,因为总有人要去做这件事;有人说,反正设计就是为了钱,项目没什么区别;还有人觉得政府可怜,花大价钱请人做设计,还要被设计师鄙视,被人调侃。
  
  最后,老太太又举了另一个案例,也是她认为缺乏职业道德的设计——与前面的那种设计不同,她认为,这可以被叫做糟糕的设计。

  这个设计在行业内很有名,是west 8在阿姆斯特丹做的一座桥,照片上看,弧线很漂亮。老太太说,无法相信这个设计竟能得奖,有一些朋友住在那里,但他们不敢在上面走,因为太陡了——这也是设计师的道德问题。
  
  当然,对糟糕的设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笔者后来专门去走了这个桥,确实比较陡,但比较有趣,同时也能体会到,这对老人来说,确实不那么友好。



被老师批评的阿姆斯特丹的桥,图片来自网络





  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程度的差别,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平,在不同的语境之中,并没有可比性。在欧洲城市,社会的结构是稳定的,人们的生活也是稳定和有保障的,人们可以清楚意识到自己在社会阶层的位置。尤其是在贫富差距不那么大的北欧城市,高收入人群,以其所缴的高昂税额,为社会做更多贡献,同时给低收入人群更多帮助。大家都懂得,资本主义的运作制度,会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所以,需要社会干预来阻止贫富差距拉大,以免产生太多仇富的社会现象。

  规划师也是这种社会干预的一部分。在很多学校里,社会公平理论得到一代代学生的传承,很多学生都喜欢研究贫困社区、空间隔离、封闭社区等课题,就算非问题地区的规划设计项目,也必定有混合社区的理想。
  
  笔者也是被社会公平理论教育出来的规划师,但一直困惑于如何在中国进行实践。或许,只能在敲打这些文字时,脑洞大开,并幻想着,有一天大家可以严肃地讨论职业道德,社会公平也会像GDP一样,成为衡量社会发展的评价标准。



 相关文章
 ·追求精细化的街道设计——《伦敦街道设计导则》解读
 ·从Highline到Lowline:纽约城市公园
 ·西雅图如何将高架公路打造成为城市海滨区
 ·东京汐留:立体化带来城市活力
 ·维也纳:看不见的城市规划
 ·荷兰的自行车与城市设计
 ·哥本哈根——童话与规划齐飞(两则)
 ·伦敦摄政街的故事
 ·杜塞尔多夫媒体港的文化与空间重塑
 ·步道设计八原则:营造更具活力城市
  更多关于 城市设计 的文章
Copyright by www.china-up.com rights reserved.